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師生的情誼

小學畢業至今已有36年,接到了同學的邀請,和老師幾個同學聚一聚。
  36年我沒有見到過我的小學老師,在我童年的記憶裏,我的這位老師是很嚴厲的,我好像是從沒見她笑過,那個年代政治運動比較多些,我們忙著學工、學農、批林批孔,黃帥、張鐵生也隨即橫空出世,不想評判那時的是與非,只記得老師帶著我們整天的忙碌著。老師那時剛從師範畢業分到學校,她的教學生涯就從帶我們這個班開始了。
  我們都很畏懼地聽著老師的話,她只比我們大5——6歲,我們遵從著“一日為師終生為母”的信念崇拜著老師,長長的辮子到腰際,一副鑲著黑色的眼鏡框的近視鏡架在她那張極為嚴肅的臉上。每年學校都要為紀念《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搞文藝演出,我是班裏的文藝委員,編排節目的任務自然落在了我的肩上,我把在校宣傳隊學來的舞技傳授給了我的同學們,積極地組織著、編排著,卻從未得到過老師的褒獎,我曾在心裏悄悄的嫉恨過她。在每年的校運動會上,我和同學們同樣的是不知疲倦的拼力,總成績在年級總是第一,我們自豪過,卻同樣沒能得到老師的誇獎,我們也曾私下評價過老師——政治臉、運動臉,隨後還是每年重複著那樣的積極與拼力,直到小學終於畢業了。
  如今我們這群在迷茫和煩惱中長大的孩子,已為人父母,在今天也終於又見到了我們的老師,相聚在一起,這一場聚會受益匪淺,我們的老師現已是坐上了某機關的高椅,受到邀請的她推掉了應酬,匆匆地趕了來,為的是感動、為的是再續師生緣、為的是來看看她從教的第一個接手班的曾經的我們。讓我們沒想到的是,36年後的今天在我們相見的時刻,老師不差一字的叫出了我們的名字,說到分別了多少年時老師已是淚流
  滿面……
  此時的語言是多餘的,我們相擁在一起,曾經的好學生、孬學生現在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老師的心裏一直裝著我們,我們也都記掛著老師……
  真誠、純潔的師生情誼是樸素的、是動人的,這種感覺很美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