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花香依舊飄

 陽光燦爛,我慵懶的沐浴在他明媚的眼神裏。綠色迎著春風溫情款款,鳥兒鴛鴦成對,呢呢喃喃!春風與我擦肩而過,夾雜著青澀的味兒和淡淡憂傷的香……
  我乘風追趕,風兒跑得好快。我喘著粗氣,招手暫停。可風兒漸漸停下,它回頭朝我笑笑說:“停下吧,別追了。”
  眼前,一片綠葉花紅,春意盎然。花下,攝影師癡癡的沉迷在它的嫵媚裏,兒童嬉鬧著拾掇飄落的花瓣,情侶纏綿在花香的醉意裏。
  一朵朵、一簇簇、一樹樹,高的高、矮的矮,它們錯落有致相互簇擁著。雖然,已經是晚春,可它們依然開得鮮豔,依然開得燦爛!
  你還好嗎,在這桃花依舊笑春風的季節裏我的眼睛微笑著濕潤了。你已不在,我只能假裝自己很堅定,我只能讓自己一個人與桃花相映。當春風徐徐吹來,桃花輕盈嫵媚,多姿多彩,它帶著春賦予的使命飄飄灑灑。它知道,它將送走春天。它知道,它將舞到最後與來年相約。
  走失的人兒,那驀然回首時的眼神依然跳躍著脈脈含情。我用心找尋它遺失的方向,風吹來,桃花翩然飄落,四面八方,它開始堆積。用手輕輕的尋找一個儲藏的小縫,將記憶埋進。花瓣繼續著它的飄搖,一片一片,像粉紅女郎追趕著嬉戲。
  綠意夾雜在花海裏,它知道它的到來會慢慢退去這粉紅的飄香的世界。它難為情的低著頭看著身邊的朵朵花兒:“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給了我使命。”因為花兒離去後它將繼續在藍天白雲下守候,它將繼續伴隨晚春後的初夏光芒。風兒,依舊微微的吹著。
  屈身拾起一片桃花,它已經丟了新顏。嬌嫩已留給了昨日的歡顏,微微的紅氾濫著它依舊的笑臉。與花瓣相吻,依然是令人陶醉的味兒……眼淚滑落,不小心滴在了花瓣上,它望著我,撫摸著我的臉,輕輕地說:“別哭,你看,多漂亮的眼睛啊。眼淚在你眼珠裏占了地兒,就找不到我的影子了。”忍不住笑了,一邊擦淚一邊說:“我哪有哭,你看,我的眼裏只有你啊。”笑臉映著花瓣兒的紅,更加美麗。
 鋪天蓋地的花瓣,女孩們擺弄著婀娜妖嬈的身姿,露出和花兒一樣燦爛的笑容,曖昧地等待著。男孩們專情的默念著1、2、3……我不禁想起了林黛玉手捧辭書,惆悵在桃花林的樣子;想起林黛玉含淚痛埋桃花那落寞的銷魂。誰演繹著““執子之手,笑厴桃花”的愛情傳說,此情蒼天可表,此情至死不渝!桃花開,桃花謝。挽留不住那美麗花兒永駐林間,可它的嬌媚永遠在心底開放。讓那逝去的愛也永遠駐留在那被埋藏的泥坑吧,它有泥土的滋潤相擁,它有依舊的桃花香相隨,它有不變的誓言相伴。
  桃花依然在晚春的風兒裏閒暇,在這桃花依舊笑春風的陽光下,我不禁唱吟:“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;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。”
  那麼,我也用我心底所有的歡笑留住此刻的桃花翩翩,讓它帶走我身上的每粒塵埃。用皎潔的心靈唱響這春之交響樂!
返回列表